登陆

原创平型关之战,第84师阻击日军,伤亡过半,阎锡山却说:不要援助

admin 2019-09-28 16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平型关战役,很多人把责任推给了高桂滋,这恐怕很有问题。

平型关正面,是由日军第21旅团旅团长三浦率领第21,11,45联队各一个大队,一个炮兵大队,还有两个其他中队,经灵丘进攻平型关。22日到达,展开进攻。23日向北转攻团城口方向。

北路,日军由21联队联队长粟饭率领第21联队第1、2大队,21日从从浑源南下,翻过大尖山后,22日进至中庄铺地区,与高桂滋军警戒部队接触。这股日军并不恋战,偷偷绕过高桂滋的部队,沿王庄堡西侧的山涧小路,继续向南穿插。23日,进至西河口及其以南地区。

危险就在于,国军只知正面进攻的第21旅团主力,根本不知道日军还有粟饭这支奇兵。

粟饭的任务,原本是从西河口绕到长城内线,继续南下进攻平型关后面的大营镇(正是国军第六集团军指挥部所在地),配合三浦从正面进攻平型关。但是,当粟饭从西河口的大山中悄悄南下时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首先,高桂滋第84师占领了团城口内纵深阵地;其次,9月23日,准备进行反击作战的郭宗汾第71师也向这个方向运动过来。粟饭想要绕过他们进攻大营已不可能,他必须首先配合正面进攻的三浦,打垮团城口至东跑池一带的高桂滋第84师守军,打开一个缺口。注意,从平型关西进,有两条公路,平型关一条,团城口一条。日军由于重装备较多,必须依靠公路进攻。

很多资料都说,粟饭于23日占领了团城口。这是不对的。

直到24日,团城口都在国军第84师手里,但是高桂滋部刚参加了南口战役,所部只有4281名残兵,已经打得精疲力尽了。之前,第84师250旅在广灵县火烧岭与日军发生激战,损失严重。22日进入平型关阵地后,仅由高建白第251旅2个团防守团城口正面30里长的防线。李少棠第250旅担任预备队。战斗开始第一天,23日上午,第251旅部队已经伤亡严重,高桂滋即令李少棠第250旅增援。高建白、李少棠两个旅长在迷口村东侧、西跑池南侧的一个小山头上设立指挥所,所部4个团与日军拼杀。

下午五时,三浦支队主力全部投入,第84师压力剧增,高桂滋部队已全部投入,即向第六集团军杨、孙请求增援。杨、孙回复说,援军明(24日)上午10点才能到达。到24日上午,高第84师在援军即将到达消息的支撑下,与日军继续肉搏拼杀。但是,到了10点仍未见援军。高桂滋不得已,于12时亲自上前线,到高、李指挥所督战。这时,前线团营长不断求援,两个旅长请高桂滋给他们回话。高桂滋接过电话说:“死守抵抗!打完了就算你们完成任务!”放下电话,两个旅长流着眼泪向高桂滋诉说部队伤亡情况,连长都已伤亡殆尽,团长伤一人,营长亡两名。下午三时,郭宗汾第71师前卫428团到达了。高桂滋马上把第428团团原创平型关之战,第84师阻击日军,伤亡过半,阎锡山却说:不要援助长王荣爵叫到指挥所,命令他带部队接替第84师防务。但是王荣爵回答说:“我团是奉命出击,没有增援你师的任务。”高以第一线最高指挥的身份命令,王以要请示师长离开。这时候,第84师便衣队长进来报告:发现日军沿长城内线山头向南移动。

这就是从西河口南下的粟饭支队。这之前,都是三浦第21旅团主力从长城外线向东跑池、团城口一线进攻,并没有发现从北部进攻的日军。

可是,这时候高桂滋已无力他顾,这个情况没有引起指挥所里任何人的注意。前线的告急乞援电话还在不断打来,高建白只有两个字:“死守!”

回军部的路上,高桂滋对随行的《大公报》战地记者秋江说:“今夜大概是危险了!”回到军部,高桂滋就拿起电话,痛哭流涕地对杨爱源说:“杨总司令,再无援军,本部只有冒犯军令撤退一途。最后哀鸣,伏维矜鉴!”杨爱源回答他:已决定郭宗汾第71师出击,请高军长坚持,没有命令,不准撤退!

高桂滋要不来援兵,旅长高建白直接跑到迷口村找第71师20原创平型关之战,第84师阻击日军,伤亡过半,阎锡山却说:不要援助2旅旅长陈光斗,要他派部队增援。陈光斗同样以本部任务是出击为由加以拒绝。高建白没有办法,又问何时出击,陈答今晚8点。到了8点,高建白不见动静,电话询问,陈答改为夜12点。到12点,仍然未见动静,高又询问,陈答改为凌晨4点。这夜,第84师官兵冒雨在水深齐腰的战壕据守,各方面均已达到极限状态。凌晨,第84师并没有等来第71师的出击,而是遭到了日军突袭。

突袭的日军,就是粟饭支队。粟饭支队23日到达西河口以南,24日从长城内线接近团城口,翻山越岭行程正好一天,夜间从侧后偷袭,配合三浦支队正面进攻拿下团城口。24日夜间突降大雨,迟滞了粟饭支队的行动。雨停之后,凌晨时分,三浦支队、粟饭支队,一前一后向西跑池、1886.4高地发起突袭。

1886.4高地失守,原创平型关之战,第84师阻击日军,伤亡过半,阎锡山却说:不要援助第84师第502团代理团长杜文卿率突击队反击,欲堵住缺口,不幸中弹牺牲。这时候,第84师终于守不住了,全线撤退。25日10时左右,日军占领了团城口、鹞子涧、东西跑池一带的阵地,平型关防线被撕开了一个缺口。

高桂滋部4千余将士以残兵力阻日军板垣师团精锐,血战不屈,伤亡过半。而友军就在旁边,却无人肯救援。这是因为高桂滋部是陕西的部队,在山西阎锡山那是客军。阎锡山的意图原创平型关之战,第84师阻击日军,伤亡过半,阎锡山却说:不要援助就是把他们当炮灰,让他们先消耗掉。据查,不让支援高桂滋部,就是阎锡山下的命令。

更可恶的是,阎锡山部郭旅奉命出击时搞砸了,事后把责任推给高桂滋部,说他们丢失了团城口导致出击不成。事实上郭旅是25日上午8时出击,团城口失守是10时。见死不救本就是国军陋习,委过于人更是卑劣。

其实阎锡山不光想拿高桂滋部当炮灰,一开始还想让八路军115师林彪部一起去守,被彭德怀看穿,直接拒绝。结果林彪指挥115师出击时,晋pp图绥军再次坐山观虎斗,事后林彪气愤地说:我们打,他们旁观。

不久后阎锡山就丢了太原,坐山观虎斗,结果自己丢了老巢,真是历史的讽刺。

本文作者:卓朝阳,“这才是战争”加盟作者 ,未经作者本人及“这才是战争”允许,任何媒体、自媒体不得转载,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,读者欢迎转发。友情提示: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,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,都将受到“视觉中国”式维权打击,代价高昂,切勿因小失大,勿谓言之不预也。

公众号作者简介:王正兴,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,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,曾在步兵分队、司令部、后勤部等单位任职,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,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。其著作《这才是战争》于2014年5月、6月,凤凰卫视“开卷八分钟”栏目分两期推荐。他的公众号名亦为“这才是战争”,欢迎关注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